活得精彩,    写得精彩!

 

 
载入中...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李旭东欢迎你!
     
 
载入中...
时 间 记 忆
载入中...
最 新 评 论
载入中...
专 题 分 类
载入中...
最 新 日 志
载入中...
最 新 留 言
载入中...
搜 索
用 户 登 录
载入中...
友 情 连 接
博 客 信 息
载入中...


 
 
载入中...
   
 
 
阅读,点亮心灯
[ 2016-11-18 12:12:00 | By: lixudong ]
 

阅读,点亮心灯

 

我喜欢鲁迅的“百草园”,喜欢郭沫若的“天上的街市”,喜欢萧红的“呼兰河”。在鲁迅的百草园中,我可读到“横眉冷对千夫指,俯首甘为孺子牛”的精魂;在郭沫若的“天上的街市”里,我向往“隔着河的牛郎织女”自由来往;在萧红“呼兰河”的后花园中,跟着祖父尽情嬉戏。阅读带着我畅游于名山大川,尽兴在千载人潮。

我喜好文学,喜欢巴尔扎克的《人间喜剧》,喜欢莎士比亚的《仲夏夜之梦》,尤喜欢普希金的《致大海》:

哦,再见吧,大海!

我永远不会忘记你庄严的容光,

我将长久地,长久地

倾听你在黄昏时分的轰响。

我整个心灵充满了你,

我要把你的峭岩,你的海湾,

你的闪光,你的阴影,还有絮语的波浪,

带进森林,带到那静寂的荒漠之乡。

我在整个生命之中追寻着文学之光,学会向善,学会至真,既能“山光悦鸟性,潭影空人心”,也能“闲来垂钓碧溪上,忽复乘舟梦日边”。诗词吟唱,是我生活的衣食住行,是我聊赖的春桃夏荷秋菊冬梅。文学阅读,让我激扬文字,粪土当年万户侯。

但我不能浅唱低吟,我需要默而识之,学而不厌。只有这样方能诲人不倦。所以,我需要溯游从之,溯洄从之,而所谓伊人,仍在水一方。只有在月夜沉浸之时,翻开《论语》,求索为师之道;只有在灯影婆娑之中,打开《史记》,欣赏“史家之绝唱,无韵之离骚”。历史册页的翻开,我可以以此为鉴,正衣冠,知兴替,明得失。经典篇章的研读,我可以附其身,拥德馨。诸子百家的智慧,列代人文的大成,让我生命不断随着纪年而轮回。生命有了长度,人生有了宽度,人品有了醇度,人格有了信度。

如果说经典阅读改变了我的生命的话,专业阅读则改变着我的人生轨迹。八七年走上三尺讲台,在农村初中悠闲自得了十四年,如果说十四年的乡村教师生活是闲适的话,但在闲适之中无异于井底之蛙,此时,我选择了专业阅读,专业阅读让我不能在一味的恬静中悠游于满足之间。

鲲鹏展翅九万里,翻动扶摇羊角。世纪之初,我来到了如东县实验中学,步步走来又一个十四年已在身后,此间我更专注于专业阅读,《陶行知文集》,让我认识到生活即教育,在“教学做”中做教育;《苏霍姆林斯基选集》,让我明白教育是“培养全面发展的人”,让学校拥有文化的醇厚;《李吉林文集》,让我要做一个“播种者”,成长为一个“爱满天下”的名师。正是这些专业著作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,书籍成为了我语文专业的精神引领。我阅读“语文教育”类书籍,让我从课程观的角度来建构我的语文教学,发表了三百多篇教育教学文章;阅读“文化学”著作,让我有了“人类文化”的视野审视我的语文教育,由此,我建构了“语言为本,文化为真;育人为本,以文化人”的“本真语文”教育观,发表了系列论文,并出版了《本真语文教育》专著,这一切著述的理论建构,需要一线教师通过专业阅读和专业引领方可成就,正是专业阅读成就了我的专业发展。

专业阅读在我的专业成长过程中,永远是一位点灯人,它照亮了我的阅读之路,也成为了我的阅读神灯。2012年,我被评为江苏省特级教师,两年后成为“江苏省中小学正高级教师”,又一个两年后成为“江苏省教学名师”。

古人云:书犹药也。是的,阅读在我“起舞弄清影”之时,让我的心“还似在人间”。阅读在我“何夜无月,何处无竹柏”时,让我省身,让我躬耕于三尺讲台,让我不汲汲于名利,让我酣然于做一位拥有书卷气的语文教师。在阅读中,我拥有了教育的源头活水,在阅读中,我教育的青春永驻。

文学阅读,养我“浩然正气”;经典阅读,育我“厚德载物”;专业阅读,正我语文仁心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发表于《新作文》2016.11)

 
 
  • 标签:本真语文 
  • 发表评论:
    载入中...